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诗地闲耕

个人诗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相人与品诗浅说  

2008-11-29 13:32:01|  分类: 卷六·散文·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相人与品诗浅说

 

一、前言

   诗、人合一之论,自古有之,诗学史上,亦有诗品如人品,诗人以和之说。以余频年涉猎风鉴之心得,深觉品诗颇如观人。

   夫诗,远譬诸物,近取诸人,而诗道成焉。古人云:“诗言志,歌永言,声依永,律和声,八音克谐,无相夺伦。”余亦认为诗词也象人一样,具有神、骨、气、色、血、胆、肌肤、面目。若能运用相人之法鉴赏某人诗词,观照其诗史,欣赏其作品,应能推測出这个从未谋面之作者的性情、乃至作者之寿夭穷通、贫贱富贵也!

   余现以易学之风鉴术并借鉴历代名家之论试论之。

二、诗相起源概述

   盖闻伏羲氏始画卦,未有《易》名,夏曰《连山》,商曰《归藏》,为术数之始书也。文王乃本伏羲之画,体三才之道,推性命之源,极物理人事之变,以明得失吉凶之故,而《易》作焉。易者,互相推移以摩荡之谓也。道者,体乎物之中以生天下之用也。物生而有象,象成而有数,数资乎动以起用而有行,行而有得于道而有德。因数以推象,象自然者也,道自然而弗籍于人也。

   昔尧取人以状,舜取人以色,禹取人以言,汤取人以声,文王取人以度,至汉唐时,尚简而相人耳。再因秦皇焚书坑儒,秘本尽毁。故隋唐以前殊少风鉴善本,宋元以后始列专家。后历数千年岁月,穷百代星相名家之心血,始悟:人乃禀阴阳之气,俏天地之形,受五行之资而成。因而推演出:人之形头象天,足象地,眼象日月,声音象雷霆,血脉象江河,骨节象金石,鼻额象山岳,须眉象草木。后又形成:天欲高圆,地欲方厚,日月欲光明,雷霆欲远震,江河欲润,金石欲坚,山岳欲峻,草木欲秀之论。欣乎!斯时天人合一之论已成矣!

   律诗之源,自爻画之兴,一必生二,奇必配偶,然后成章。一句之中,两字并行,扩充引申,即有对句。如《风》、《雅》之篇,或二字并连,或四言遥匹,不可胜数。“有駜,有駜,駜彼乘黄。振振鹭、鹭于飞、鼓咽咽、醉言归” 。“关关睢鸠,在河之洲”。“明明在下,赫赫在上。”两语正对者,可得而止也。至汉婕妤之:“新裂齐纨素,鲜洁如霜雪”。刘桢之 “秋月多悲怀,感慨明长叹”。不独骈比,更有谐声韵。曹、刘而降,益多俪词。颜、谢以还,竞流排体。至于有唐,整饬更甚,遂号律诗。

   盖前人尚质,意趣适至,偶成合壁。后人尚文,追琢所就,必求中伦。气机渐开,裁制日巧,断为八言,分为五七,其势然也。

三、诗相之暗合点及诗之格律声韵简论

   夫诗者,发乎人心而出乎人手也。杨雄曰:“言,心声也。书,心画也。声画形,君子小人见矣。”刘开曰:“道德之精微,天人之相与,伦常之所以昭,性情之所以著,显而为政事,幽而为鬼神,于诗无不可证。”故可从诗词的德、意、象、形、神、气、色、韵、骨、脉、声、言诸方面入手,品评和探究诗词之体裁、格局、声律、神气、章句、对仗、比兴、用事、意境等。譬如人有头、面、身、脚。诗有首联,颔联,颈联,尾联。相人有:从修行中来,从精灵中来,从神仙中来,从星宿中来,从神祗中来,从诸恶中来之分。论诗有:诗神,诗圣,诗贤,诗仙,诗鬼,诗妖之别。相人有:威猛,厚重,清秀,古怪,孤寒,薄弱,恶顽,俗浊之格。品诗有:清、奇、古、怪、雄、厚、伟、秀之辩,何其近哉!

   况诗之可以兴人者,以其情也,以其言之韵也。夫献笑而悦,献涕而悲者,情也。闻鑫则壮,闻丝竹而幽者,声之韵也。故情欲其真,而韵欲其长。韵生於声,声出於格,故标格欲其高。韵出为风,风感为事,故风味欲其美。有韵必有色,故色欲其韶。韵动而气行,故气欲其清也。

   若论诗之律,世之言律,以为和必应宫商之音,严若守科条之令,诚然哉!要之造诣,其实难言。放逸即格必疏,拘泥则气必索。思极冥搜,则寡兴会之趣。意取适象,则鲜玮丽之观。必使才足以振逞而不伤其体,学足以敷绘而不累其情,词足以发意而境若浑成,色足以扬声而气无浮露。字必妥贴,无迹可寻。句必沉著,无巧可按。对必精切,有若自然。韵必平稳,绝无凑响。一篇之成,则八言如贯。数首竞奏,则一法不重。

   如此大匠运斤,惟其准绳之至熟,故变化之自生也。讽咏古作,似若可求。退而含毫,每乖象意。品尝殚思,而所立卓尔,是以易而非易也。且文学乃人之学也。一人之诗集,乃一人之心路历程。一国之诗史,乃一国人之心灵史。蓋诗者乃人之志所吐露,志非仅言得志,不得志亦谓之志。陆游云:“古之说诗曰言志。夫得志而形于言,若惨遭巨变,流离困苦,三餮不继,衣不敞体,自道其不得志,是亦志也。”刘勰云:“风雅之兴,志思蓄愤,而吟咏情性,以讽其上,此为情而造文也。”情生于文,文生于情,体物著情,寄怀感兴,诗之为用也。诗既缘情言志而发,亦借比兴而曲达其意,往往言如此而意如彼。观其诗,不知其人可乎?不知其论世可乎?

   昔孟子听其言而观其人,曰:“彼辞知其所蔽,淫辞知其所陷,邪辞知其所离,循辞知其所穷。”吳公子季札观周乐而知其蕴意。吉甫作诵,令人“穆如清风”。 “子美诗,读之使人凜然兴起,肃然起敬”(张戒《岁寒堂诗話》)。皆能于其作品探知其奥义,想見其为人。

   古人于此有得,惜皆片玉零珠,未能条理成篇。今虽有相人论诗之学,然仅得孟子听其言观其人之诀,而以易学之相人理品尝和探讨古诗词者,余于此之前,未见有何人发其妙言。

   相诗之形,不如相诗之心。相诗之心,不如相诗之德。然后观其性情,別体裁,区品格。又从雅俗、巧拙、富贵、穷通诸方面统一立论,从诗品与人品之关系立论。诗之习气,乃学识修养、环境习染所成。

   故有英雄气有霸气,有仙气亦有傖气。循物理而揆人性,于对比中见其真知灼见。于诗中观老少,少多奇秀,老趋平淡,是以有稚美,有老成。以此求合成,观时变,妙在其中矣。

四、相人与品诗

   夫以人之性情品德,神韵气骨,肌肉声色以譬诗。人有骨格,人之骨节象金石,欲峻不欲横,欲圆不欲粗。瘦不露骨,胖不露肉。骨肉互相依附,气血相互应和者善相也。诗之骨神在观其体格、声调,骨植则诗之神气、声色自能至也。骨峭者音清,骨劲者音越,骨弱者音庳,骨微者音细,骨粗者音豪,骨秀者音冽。

   故骨之轻重不可不知,其高者苍劲峻峭,能于排偶中见,于虛字中见,于苍茫中见。论骨肉在停匀,神骨在清秀,筋骨在果敢与含忍。骨病之太色以及骨之太柔,精神悴尽,披靡颓败者皆非上品也。故不可不求珠辉玉润,风骨凝然,变化有序,佼壮劲健,刚柔相济,和谐自然。 

   人有身段。人者,禀阴阳之气而成。一阴一阳,其道不可乱。一刚一柔,其道不可易。男以刚健为道,女以柔和为德。故男者贵乎三停平等,风度威严。体魄雄健,英气凛然。女者贵乎仪貌秀美,端装雅清。风姿绰妁,婀娜巧纤。反之即为不美矣。诗亦有诗段,不可不求完体相称,烂若星晨。微芳幽馥,时欲袭人。清风徐来,碧波粼粼。

   人有精神魂魄。易曰:“神也者,妙万物而为言者也。”日月星辰,风云雷雨,景星庆云,天之精神。河岳山川,草木花卉,珠宝金玉,地之精神。耳眼嘴鼻,骨肉皮毛,视听言动,行动坐卧,奇纹异痣,人之精神。天无精神,即日月不见,星辰不烂,风云雷雨失时,景星庆云不现,阴霾气象也。地无精神,即河岳不明,山川不秀,草木花卉凋零,珠宝金玉不出,凄凉光景也。人无精神,眉眼混杂,耳鼻颧额不正,下停亏薄,骨少肉多,皮毛粗涩,视不明,听不聪,言则气滞,动则歪斜,行住不定,坐卧不安,奇纹不美,皆贫愚奸诈夭寿之人也。

   诗亦有精神魂魄,精神聚而色泽生,此非雕琢之所能为也。精神道宝,闪闪著地,文之至也。故在揣知其境遇,以我之心求无象于渺冥之间,形神一贯,文质相宣矣。

   人有胆,心胆正直者,得失不足以暴其气,喜怒不足以惊其神,于德有容,于量有度,如豪杰命世,肝胆自行,断不依人眉目。诗亦有胆,故不可不积德畜精,养气驭胆也。

   人有五脏,五脏体成也即有真脏之气,其灵莫大焉。诗亦有五脏,不可不求其意之婉转曲折,含芳吐秀,奔放自然。拂拂如风,洋洋如水,一往神韵,行乎其间者佳作也。

   人有肌肤,古有论:贵人肉细滑如苔,红白光凝富贵来。揣着如绵兼又暖,一生终是少凶灾。肉紧皮粗最不堪,急如绷鼓命难长,黑多红少须多滞,遍体生毛性急刚。诗亦有肌肤,故要观其整洁,识其粗細,明其德性,知其冰冷滚烫也。柳碧桃红,梅清竹素,各有固然。浮薄之艳,枯槁之素,君子所弗取也。珠辉玉润,宝焰金光,自然之色,夫岂不佳?若朽木死灰,意气恹恹,将归于尽,何以言贵?

   面为人之仪表,列百部之灵居,通五脏之神路,推三才之成象,定一身之得失,取六阳为最尊。然,神气贯形为有德,五岳朝拱为有势,三才配合为有情。诗亦有面目,故不可不辨其风貌,观其妍媸好恶,识其品第、气象、风格也。

   人有眼,天地之大,托日月为明。一身之荣,托两目为光。日月能照万物,双目能知万情。故有:天之精华在于日月,地之精华在于五谷,人之精华在于双目之论。诗亦有诗眼,故不可不知其所在与其奇警也。

   人有姿态,夫行者,为进退之节,可辩其贵贱也。人之善行,如舟之行水,无往而不利也。不善行,如舟之失水,必有漂泊没溺之患也。诗亦有姿态,故不可不知其动人之所在也。行文是否曲尽其妙,耽思傍听,精鹜八极。心游万仞,自然流畅。若奔放和谐,如行云流水气贯而畅通者上品也。

   人有肥瘦,肉所以生血而藏骨,其象犹土生万物而成万物者也。丰不欲有余,瘦不欲不足。有余即阴盛于阳,不足即阳盛于阴。阴阳相胜,为一偏之相。诗亦有肥瘦,贪肉者,不贵味而贵臭。闻乐者,不闻响而闻音。凡一掇而多物者,非其至善也。故不可不知其过肥或过瘦之病,须除烦去滥,清淤理翳,方能令其畅通。其探景每入幽微,语气悠柔,读之殊不尽缠绵之致者善品也。

五、论人·诗之气色·声韵·意境·真趣·俗病

   夫石蕴玉而生辉,沙怀金而川媚,此至精之宝。神者,为百关之秀聚,阴气舒而山川秀,日月出而天地清,如五星之明,光芒不动者,贵显之神也。气者,需察其深浅厚薄,分清其五行喜恶,结合其季节衰旺,方知其善恶也。

   人之气有清浊、阴阳、刚柔、秀丽、发祥、休空诸气。深而厚者,精神面貌俱佳。薄而浅者,萎靡不振也。色者,气在皮里,色在皮外,气之精粹,神之胎息。惟色有神气,方为贵色。如云霞日光,又如秋月连天者,美色哉!故神、气、色三者不可离。肉者,骨之营卫,体之基本。

   诗之气亦有清浊、阴阳、刚柔、秀丽诸气。色有古色、淡色、本色、富丽、秀滯诸色。需辩腠理之微,抉玄秘之妙。以章法切脈為要領,其中转接断续,挑出清沏,其病得其把脉,所知有所进与有所避也。

   人之有声,如钟鼓之响。器大则声宏,器小则声短。神清则气和,气和则声润。声响如雷灌耳,或如铜钟玉韵,或如瓮中之声,或如铜锣铜鼓。俱要清润,要深远,声佳者深而圆畅也。神浊则气促,气促则声焦急而轻嘶也。

   观诗之声亦分响哑、洪细、清浊、雌雄。一击而立尽者,瓦缶也。声微而韵悠然长逝者,声之所不得留矣。然语气清亮,诵之有泉流石上,风来松下之音者善品也。

   观诗之韵有:古、悠、亮、矫、幽、韶、清、洌、远诸韵。如:“相云日以远,衣带日以缓”,其韵古。“携手上河梁,游子暮何之”,其韵悠。“高台多悲风,朝日照北林”,其韵亮。“晨风飘歧路,零雨被秋草”,其韵矫。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其韵幽。“皇心美阳泽,万象咸光昭”,其韵韶。“扣枻新秋月,临流别友生”,其韵清。“野旷沙岸净,天高秋月明”,其韵洌。“天际识归舟,云中辨江树”,其韵远。然言穷则尽,意亵则丑,韵软则卑。韵卑者,非律之所取也。贵者,自然流畅,音越而长,调高而卓。凡情无奇而自佳,景不丽而自妙者,韵使之也。有韵则生,无韵则死。有韵则雅,无韵则俗。有韵则响,无韵则沉。有韵则远,无韵则局。物色在于点染,意态在于转折,情事在于犹夷,风致在于绰约,语气在于吞吐,体势在于游行,此则韵之所由生矣。

   观人诗之情意、言语。夫人之言,心之声也。贵人之言,言不妄发,发必中节;言不妄陈,陈必有序。诗之言有心太语、性情语、赏语、品语、作家语。言简要而有归,局卷舒而自得。抗色厉声,则令人畏。浮词浪语,则令人厌。俚情亵语,则村童之赧言也。善言情者,吞吐深浅,欲露还藏,便觉此衷无限。善道景者,绝去形容,略加点缀,即真相显然,生韵亦流动矣。语朴而古,语精而古。朴之至,妙若天成。精之至,粲如鬼画。二者俱妙于思虑之先矣。所难能者,在风格浑成,意象独出,语语实际,了无滞色,颂之如鼓琴操瑟。

   诗贵真,诗之真趣,又在乎意似之间。深情浅趣,深则情,浅则趣。然太认真则又死矣,多直而寡委矣。赋物陈情,皆其然而不必然之词。故意死而情活,意迹而情神,意近而情远,意伪而情真。善离合变化,若阮籍之遗踪。善寄托深长,如汉魏之委致。故诗不患无情,而患情之肆。诗不患无言,而患言之尽。诗不患无材,而患材之扬。诗不患无景,而患景之烦。类此者莫不比譬鲜活而相映生辉也。正是:言不由衷都是假,语能率性始为真。吐词既不从肝胆,落笔焉能泣鬼神?

   余觉人、诗皆贵健忌弱,以健为美。人者,贵在体魄雄健,刚毅果敢。又贵反应敏捷,灵活变通。而体弱多病,神情呆滞,死读诗书,自高自大者,皆平庸之人也。

  诗者,亦以雄浑为上品。刚笔见魄力,柔笔见神韵。然过柔则纤稠,过刚则生硬。故凡法妙在转,转浅转深,转出转显,转搏转峻,转敷转平。需知其章法、句法、用韵转折与健弱之关系。

   观诗之病因有意病、理病、靡病、情病、体病、声病、浮病、塞病、章句诸病。如气太重、意太深、声太宏、色太厉,或虚而无物、芜而不理、卑而不扬、高而不实、放而不制、局而不舒、奇而不法、质而无色、文而过饰、刻而过情、雄而尚气、新布自师、古而不变、典而好用、巧而过断、多而见长、率而好尽、修而畏人、媚而逢世,或率真以布之,称情以出之,皆俗病矣。

   故力求清除俗韵、俗句、俗意、俗腐乃至一切俗病也。而针砭之法在得疗诗用药之方。论养炼之法在养气,炼气以及宜除之气。养心在养情性意识,除浮暴之气,得恬静之性。集义炼气,得运行神气之妙。又论诗识之有无,举古今之例,然有呼应有绾结,合为一体,则血脉贯而气畅通也。人有穷通,诗有难易。难之奇,有曲涧层峦之致。易之妙,有舒云流水之情!

六、结束语

   夫为诗者,上言天人之理,中托鬼神之事,下寓山川人物,草木鸟兽以自广其意。然當今之世,文坛浮躁,学界腐败。泡沫垃圾,经炒作而登台。阳春白雪,或冷落而覆醅。虽为佳作,几人真尝?嗟夫!然汉字存即诗存。人类 存即易学存。诗词、易经,国粹也!它以浩然长存之民族正气,心怀天下之忧患意识,为国为民之爱国热情,天下为公之道德胸襟,悲天悯人之救国情怀,终将以其不朽之艺术魅力而永存人间!

   余之故乡湛江,以其独特之人文地理,孕育了吾辈汹涌澎湃之创作灵感。无论是浪涛汹涌之浩荡大海,还是百花盛开之如画乡村,无论是碧波荡漾之鉴江河畔,还是浩瀚无边之南国海滨,无不引发吾辈之无尽神思遐想,且熏陶、感染、教育、鼓舞着一代又一代诗人!

   诗相并论之法,前人从未言及,乃余一时兴起而妄发几句谬言,因余才疏学浅,故拙作难免有牵强和粗糙之嫌,期名士之雅正,盼同仁之共商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学林济仁丙戌初冬于深圳仙湖

 【注】

拙文在“红袖添香”文学网发表后,被全国数十家网站转载,并被“红袖添香”文学网、“百度网” 等网站作为优秀论文而在“读书频道_MSN中国”等网站向读者推荐阅读。

说明:

(1)以上拙作乃余一年多来的习作,基本上已发表,现求证方家,不妥处请斧正!以期进步。

(2)本人已发表的作品只要在网上登陆 “百度搜索”输入“林济仁” 或“林布德文集”搜索、或直接输入个人主页:hongxiu.com/grzl/index.asp?id=642381即可浏览。在《中华诗词》、《深圳诗词》、“百度” 、“搜狐”等网页也可看到个别作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